首頁 > 行業資訊 > 環保資訊

海上風電風電裝機容量過億千瓦

據悉,今年國家將到2020年風電裝機容量從3000萬千瓦調為1.5億千瓦,增量多來自海上風電。這大大刺激了海上風電熱。沿海各省市都加快編制海上風電規劃。發展海上風電,不占陸上空間,且風力更好,但投資兩三倍于陸上風電,技術要求更高。如東能源局局長陸茵說:“丹麥搞海上風電,試驗風機防腐蝕,測試風機噪音對海洋生物影響……做了8年還在做!”從海上風機穩定性,到海上風電對環境影響評估,國內準備還不充分。  

目前,已有20多個風機項目落戶鹽城,總投資300億元;而“綠色能源縣”如東提出,五年內,年銷風機400億元。以風電資源吸引能源巨頭,以能源巨頭吸引設備巨頭,進而集聚配件廠商,各地培育風電產業路數相似。上好風電資源怎么換來上好“收成”?不少地方的思路是用風電場換風機制造業。華銳鹽都基地投產一年多,納稅近兩億元。鹽都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朱靜說,華銳去年銷售 30億元,今年要翻倍。“兩三年內,銷售可達300億元,納稅10億元!”鹽城在建四座10平方公里的風電產業園,規劃10年形成1000萬千瓦的風機產能,銷售2000億元。 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其中,除國電、大唐等五大電力集團,還有中廣核、中水電等,進駐南通的就有十幾家。作為全國七大千萬級風電基地之一,擁有1800萬千瓦海上風電資源的江蘇,正迎來一撥撥的能源巨頭。 陸上風電窘境,并未澆滅風電熱,海上風電又在刺激各方熱情。  顯然, “過剩”的只是泡沫,而非風電產業。到2020年,江蘇規劃風電裝機1000萬千瓦,其中700萬在海上。而遠景規劃裝機2100萬千瓦。“這里面,1300萬千瓦在鹽城。”鹽城發改委投資處仲明說。此次招標的海上風電場全在鹽城,盡管不過100萬千瓦,卻“空前的熱”。

  “全省適合發展海上風電的海域基本瓜分一空!”江蘇省宏觀經濟研究院院長顧為東說。去年以來,能源巨頭與沿海各地達成合作協議的報道不斷傳來。少則開發100萬千瓦,多則開發200萬千瓦,甚至400萬千瓦——投資據稱高達900億元!盡管未經國家批準,所謂協議等于一紙空文,但其“圈風”之急切可見一斑。

  “企業不怕產能過剩,不怕虧損,國家純粹杞人憂天!”在沿海地區官員中,持這觀點的不在少數。有人甚至認為,風機制造產能過剩,就是杜撰的“偽過剩”!關于新興產業發展,他們如此展望路徑:從無到有,從有到多,從多到精,從技術引進到自主創新——過程總得走,學費總得交,沒有低水平的量,哪來高水平的質?市場不可“規劃”,產能哪會“一個不多一個不少”?產業規劃向來不成功,允許這里搞不準那兒上,沒人聽,不如一起搞,不“重復建設”怎么淘汰落后?

  這套以“反規劃”、提倡“自由競爭”為核心的理論令人擔憂。以央企為代表的能源巨頭不計成本“圈風”,既為擴張傳統能源積攢必需的新能源配額,更為圈占稀缺資源,信貸成本極低的它們,“不差錢”自然不怕賠錢。這資本沖動疊加政府政績沖動,使風電產業發展愈加燥熱盲目。濱海縣縣長李逸浩說,有些地方上風電場,建風機廠,不光追求傳統GDP,更是爭貼綠色GDP標簽。它們追逐央企,搞無限優惠,哪怕項目上不了,能造聲勢就行。

  9月初,國務院將新能源列入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,并重申加強規劃統籌投資,防止低水平重復建設。江蘇省有關部門強調,風電場建設必須服從規劃,風電設備制造要堅持集聚發展。作為技術最成熟、成本最低的新能源門類,風電產業前景廣闊。江蘇電力總裝機容量中風電僅占3%,而丹麥這一數字高達20%。南通發改委提出,吸取陸上風電開發教訓,適度控制近海風電場項目,深入研究論證,待條件成熟,再按時序分步開發;鹽城市政府承認,推進風電場建設和風電設備招商中,存在很大隨意性、盲目性和無序化,出現多頭簽約、搶占資源、無力開發等現象。  
 
發展新興產業,是要發揮市場配置作用,由企業自主投資,政府只能設置產業門檻,制定產業政策。把一切裝進規劃框子,排斥市場競爭,當年的沙鋼、今天的熔盛造船,都不會脫穎而出。問題是,當前風電產業 “繁榮”背后是扭曲的“市場配置”。各地必須跳出用資源換產業,科學規劃,從搶巨頭轉向培植產業鏈,突破核心技術,提高就地配套能力,讓產業的根扎得更深,才能讓產業走得更遠。

海上風電風電裝機容量過億千瓦
企業信息網版權聲明:
版權屬于企業信息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
   企業信息網行業資訊

相關資訊

其他資訊

东方6十1预测分析